以三大效益評估科技研發附加價值

注重上下游分工整合

台灣的資源與市場規模有限,產業結構注重上下游分工整合,透過政府科研計畫來進行前瞻技術研究,協助開創新興產業或提升既有產業技術能力,向來是我國的重要政策。但是,台積電張忠謀董事長屢次提醒政府,在科研投入應該要有較明確且合理的評估方式,來計算投資回報率(ROI),才能了解實際上對產業的影響及相對投資效益。為此,工研院IEK以「科技研發附加價值」(Value-add on R&D Investment,VORDI)的評估方法,試算如何有效評估科技研發的長期投資效益。

「VORDI」評估方式的關鍵,在於使用OECD定義的產業「附加價值」,為衡量產業效益的主要依據。除了國際主流,皆是將研發支出視為產業創造附加價值的重要項目,並非單純的生產費用或成本投入;同時也反映產業在生產過程中,新創造的產品和服務價值。

前瞻科技的研發效益不在近利,需全盤評估衍生效益、產業效益、上下游關聯效益等三個層面才行。

全盤評估衍生效益、產業效益、上下游關聯效益

工研院IEK以台灣LED產業(含磊晶和晶粒製造,不含下游封裝及終端產品)進行試算。由於 LED產業是工研院透過經濟部科專計畫,提供技術研發協助建立的新興產業,早先是為發展雷射技術而引進MOCVD(有機金屬化學氣相沉積)設備、奠定相關技術基礎後,於1991年開始轉用於研發LED磊晶與晶粒技術,後續透過技術能量的累積與人才的培育擴散,帶動我國LED產業的蓬勃發展。

分析結果顯示,工研院自1991~2012年間,總共投入LED研發約28億元現值;扣除成本後,共淨創造整體附加價值高達130億元,換算所創造的整體研發投資報酬率為469%,相當於每投資1元可額外創造4.7元的附加價值,換算成內部報酬率(IRR)約為每年15.0%。

另外,分析結果可歸納出科研計畫的三項重要特性:首先,政府科研計畫的目的,是為了要運用創新技術來扶植產業、並非爭取獲利,因此多會以較優惠價格移轉技術、協助廠商發展,所以產生的「衍生效益」大多會小於總科研經費投入。但是,來自於目標產業之附加價值創造(含產業效益與上下游關聯效益)通常會遠大於科研計畫總投入。以LED元件產業為例,創造147億元的目標產業與上下游關聯產業附加價值,遠大於28億元的科研計畫投入及11億元的衍生收益。

其次,在LED產業發展之初(1991至2001年),工研院不只投入近20億元的研發資源,所創造的整體附加價值110億元也是全程最高,占整體附加價值的84%,顯示工研院初期投入的技術研發與人才擴散,是帶動LED產業附加價值成長的關鍵,比起中、後期的研發投入所能創造的效益高上許多。

第三,前瞻科技的研發效益通常遞延數年,才會有商業效益。

以LED產業為例,第一年的科研投入後,約四年後才會看到產業附加價值的效益。因此,長期追蹤科技研發效益要比衡量當年產業化績效更為有意義。

此評估結果證明政府支持有達到正向投資回報率。在未來尚需持續精進改善的方向,參考目前國際研究趨勢,應將科研計畫所產生的外溢效果列入追蹤與評估,例如:人才培育、學術研究、企業社會責任(CSR)對附加價值的貢獻、改善技術貿易逆差等指標,才更能反映科技研發所創造的多元化產業附加價值。

(本文由工研院產業經濟與趨勢研究中心-IEK主任蘇孟宗授權轉載,刊登於經濟日報《名家觀點/明確評估科技研發附加價值》,IEK經理岳俊豪為共同撰稿人)

如需轉載、引用本篇文章,請先與我們連絡呦!
每一個都是支持「工業技術研究院」持續創作的能量!感謝您!!
※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關閉

「回家真好!」劉文雄博士回台擔任工研院院長

工研院的45周年很不一樣!新院長、同時也是IEEE院士的劉文雄博士,在4月中旬走馬上任。這肩負的不僅是工研院的發展,更要帶領台灣產業在國際開拓新藍海,新任院長劉文雄表示,未來將以「優勢平台戰略」,研發方向一定要聚焦市場需求,扮演產學研樞紐、接軌國際,同時積極配合國家政策、讓人民有感,帶領台灣產業迎向國際挑戰。

閱讀更多 »

斷橋預警-雲端防災互聯網

近年來全球氣候異常,極端降雨現象明顯,受災範圍與程度均遠較過往劇烈。台灣因地理位置關係,經常遭遇梅雨、西南氣流、夏季午後對流性雷陣雨、颱風以及東北季風等不同天候因素影響,再加上地形陡峻、降雨強度集中,導致橋梁沖刷情形嚴重,對橋梁安全造成極大的威脅。

閱讀更多 »

智慧化屏幕資訊整合顯示系統

智慧化屏幕資訊整合顯示系統,結合多影像座標轉換技術、大畫面虛像顯示技術與車用光學薄膜技術,可使資訊顯示畫面與車外道路景物擬合,降低駕駛者眼睛重複對焦疲勞並提升舒適性。

閱讀更多 »
clos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