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貿易戰、氣候變遷…等眾多威脅 產業如何因應?

面對許多不可控因子,台灣產業應思考如何布局,才能將風險降到最低。

2013年美國學者Michele Wucker於達沃斯論壇首次提出「灰犀牛」概念,意指:既存的威脅顯而易見,卻被視而不見。金融危機、氣候變遷、重大政策、破壞式創新皆可視為「灰犀牛事件」。對當前台灣產業發展而言,前來衝撞的灰犀牛可能來自「天不時、地不利、人不合」三個方向。

第一、天不時:是指劇烈氣候變遷對全球價值鏈產生衝擊,重大天然災害引發全球產業鏈關鍵節點停工。2018年日本遭遇25年威力最強颱風燕子侵襲,村田製作所(Murata)、夏普、松下、京瓷等企業均暫時關閉工廠,牽動被動元件、面板等零組件,以及白色家電供貨。同年,美國颶風哈維襲擊美國石化業重鎮德州,造成至少15家乙烯業者停工,導致美國石化產業斷鏈。

劇烈氣候變遷引發災變已成常態,面對此重大威脅,廠商的國際布局策略是否具備足夠的承受與應變能力,需要進行深入檢視與全盤調整。

第二、地不利:是指各國地緣政治因素紛擾,對全球經貿活動產生不確定性因素,甚至造成重大波動。隨著美中貿易戰發展,雙方爭端已從經濟領域延伸至政治議題,全球價值鏈中兩大經濟體動作頻頻,不確定因素大幅增加,投資人更趨保守,對全球投資與創新前進步伐形成牽制。

第三、人不和:是指大陸面對美方持續施壓,仍無法大破大立開放國內市場,反而要求各地政府發放新債,藉此刺激內需。此舉恐將提高地方債務規模與相關金融風險。再者,近年大陸房市快速擴張,房地產總市值已逾人民幣430兆元,約其2017年GDP的五倍,為沖減貿易戰對經濟的負面影響,大陸官方恐放鬆房市管制,間接鼓勵房價上漲,以推動經濟成長,導致房市泡沫風險更加擴張。

大陸為台灣產業海外最大投資地,亦為台灣廠商第一大海外生產基地,倘若發生巨大金融危機,將對台灣產業資金鏈與投資活動產生影響。

面對劇烈氣候變遷、各國相互制裁與博弈、大陸經貿恐泡沫化等「灰犀牛」,台灣產業應思考如何建構更強韌的國際布局。借鏡Apple的全球價值鏈體系,比對2015年與2018年公布供應商名單,可發現供應商家數自180家降為172家,但供應商的國際生產據點自平均2.03個上升為2.15個。

而代工組裝廠的變化更明顯,組裝廠家數僅從七家成長至八家,但代工組裝廠據點從三國增至八個國家。在2015-2018年期間,Apple採取更分散的國際布局。在國際布局分散下,面對「灰犀牛」甚至「黑天鵝」來訪,Apple能更有彈性調配供應來源與生產據點,提高面對外部衝擊的承受能力,使其供應體系更加強韌。

「雞蛋不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是分散風險的黃金法則。對台灣產業而言,「分散策略」有兩個切入點;分散生產據點與分散市場。規模較大、資金充裕的企業可透過分散生產據點,同時布局大陸、東協、歐洲與美國,就近當地市場,縮短生產據點與市場距離,降低因灰犀牛衝撞而受損的風險;力有未逮者則可思考透過劃定明確的目標客群,精耕利基市場,以分散出口,避免對單一出口市場依賴。

廠商進行國際布局與採購時,宜從全球價值鏈角度思考備用生產據點與備用採購來源。「灰犀牛」衝撞將對整條產業鏈帶來連鎖反應,廠商所有生產據點或採購來源若都在同一條鏈上,當危機發生,所有的生產據點和採購來源因連鎖效應皆停擺。

不過,分散仍無法達到降低風險的效果。

倘若廠商在大陸遍地設廠,在美中貿易戰中仍難逃波及。倘若台商參與的全球價值鏈過於複雜,不管在哪裡布局都有可能遭受池魚之殃,則應思考在台灣既有生產據點設置備用產線的可能性,以提高對外界衝擊的承受能力。

(本文由工研院產業科技國際策略發展所分析師陳麗芬授權轉載,刊登於經濟日報《分散風險 防灰犀牛衝撞》)

如需轉載、引用本篇文章,請先與我們連絡呦!
每一個都是支持「工業技術研究院」持續創作的能量!感謝您!!
※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關閉

2018 CES 風向球

我們將AI人工智慧拉到較貼近生活的現今,我們看到許多AI的應用,像是Google打造AlphaGo挑戰兩位世界棋王成功,AI導入程式語言讓Apple Siri成為不可或缺的私人秘書。AI的應用,遍及了智慧城市、智慧醫療、智慧金融以及智慧車聯,它一點一滴改變我們的生活。

閱讀更多 »

無血清培養基 再生醫學新利器

生技產品從研發、試量產、臨床測試到產品上市,須使用大量的培養基。儘管培養基的使用約占總成本的40%–60%,但是臺灣卻缺乏培養基研發能力與量產的經驗,為了彌補這項關鍵技術缺口,工研院建立無血清培養基研發平台技術,開發出高效增殖人類間質幹細胞之無血清培養基以用於細胞治療領域…

閱讀更多 »
clos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