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T產業團體戰 互利雙贏攻南向

政府力推「新南向」,希望改變過去以東協及南亞為出口代工基地的型態,擴大與夥伴國產業供應鏈整合、內需市場連結及基礎建設工程合作,建立新經貿夥伴關係。

台灣最具世界競爭力的應屬ICT產業,若能透過創新智能系統,推動智慧城市等相關創新應用服務,與「新南向」當地政府發展技術合作關係,包括技術研發、種子人員培訓、場域驗證等計畫,既可深入瞭解目標國未來建設規劃及當地需求,協助其進行未來規劃,也可藉由技術合作,協助台灣業者發展適地化系統技術與服務。

台灣轉向新南向國家,從人口紅利、市場規模來看,均是利多。不像台灣及日本,都已邁入高齡少子化的社會,東南亞、印度等國家都還在人口成長階段。由於大多是新興國家,經濟正在起飛,例如:印度GDP每年成長都超過7%,其他國家也都有4~5%,在經濟面成長度是無庸置疑的。

其次,新南向國家包含馬來西亞、新加坡、甚至泰國,都有許多華僑或移民,不論是中文、潮洲話、閩南話都可以溝通,有「人不親土親」的親切感。台灣社會也有文化多樣性的特點,日本、歐、美及中國文化並存,也與新南向國家環境類似,過往在產業對接時,他們對台商的印象都很不錯。

然而,新南向國家結構的多元化對台灣也是挑戰。新加坡有印度文、中文、馬來語及英語等多國語言融合,相較之下,台商要跨到這種多國語言的國家,在這方面的能力需要強化。台灣要打新南向市場,需要有人才,有些國家要求在當地生產,就必須在當地具備團隊、幹部及基層員工。但真能結合當地產業,在拓展市場上會事半功倍。

除了延攬海外人才,在長期人才培育上,台灣可效法韓國及中國大陸。據統計,韓國是近年來中國大陸最大留學生來源,因為韓國政府預測中國大陸市場逐漸興起,選拔並鼓勵學生至中國大陸就讀;而在韓國,最大宗的留學生來源也是中國大陸。藉由雙邊人才交流建立國際人才庫的做法值得台灣借鏡。

以前,台灣的產業思維是「先練兵再輸出海外」,然而現今新經濟模式來得太快,許多產業模式不會局限在一個國家裡,而是跨國蒐集及串聯數據與經驗。舉例來說,Uber成功的關鍵,絕不是單針對美國而設計這套系統,而是跨國、針對很多不同類型的使用行為,不斷改進而成。

有時候單一企業去敲對方企業或政府的門,可能不是那麼容易。台灣研發法人過去大多將前瞻技術透過研發、技轉和新創方式幫助國內產業,未來法人可以扮演與目標國政府技術合作的平台,聯合國內產學研界共組智能創新系統與服務,一起開拓國際市場。

舉例來說,我們累積很多新能源技術,受限國內環境及現行法令無法施行,然而這些技術卻可以解決新南向國家某些在地問題。過去兩年,工研院針對菲律賓離島柴油運輸困難以致柴油發電成本高,協助規劃結合太陽能、風能和儲能,提供離島電力供應的微電網建置計畫,目前已進入試點計畫籌備,將聯合業者一起投資建置再生能源微電網發電系統,未來甚至還可以一起出口到其他國家。

在新南向,最終要達成互利雙贏。應善用台灣產業及技術優勢,並且審時度勢、發掘在地需求,偕同當地領導廠商在當地市場布建試驗系統、甚至一起前進國際市場,結合眾人之力去打國際盃,方能全方位發展。

(本文經蘇孟宗授權轉載,刊載於工商時報《台商拚南向 揪團打群架》)

如需轉載、引用本篇文章,請先與我們連絡呦!
每一個都是支持「工業技術研究院」持續創作的能量!感謝您!!
※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關閉

向左走,向右走? 臺灣關鍵時期的策略抉擇

近年來臺灣產業面臨很大的挑戰,尤其資通訊科技產業在全球供應鏈轉變、新興市場崛起的多重轉變之下,面臨很大的挑戰,未來面對總體經濟持續混沌不明,競爭將愈來愈激烈,於此關鍵時刻,臺灣應該朝什麼方向前進,正考驗著政府、法人研究機構與產業界的智慧。

閱讀更多 »

從地熱中發掘新星 能「淘金」的菌株蛋白

臺灣地底蘊藏著豐富的熱能,不但可用來發電、或成為溫泉外,在經濟部技術處支持下,工研院更在地熱水中發現一種台灣獨有的菌株,研發出「蛋白基材回收金技術」,能夠吸附與回收水中的金離子,未來可使用在工業廢水中回收有價金屬,並再提供給其他的製程或用途。

閱讀更多 »

活化大學研發成果 列入科技部重點政策

科技部指出,政府已開始推動「運用法人鏈結產學合作計畫」,積極促成法人機構為大學教授研發的技術加值,使其具產業實用性。為因應政策,國家實驗研究院宣布與成大簽訂合作協議,希望能提升綠能和生醫產學研發能量,培育相關領域高級技術人才。

閱讀更多 »
clos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