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強鑫結親新南向,共「塑」美好未來

文/轉載自《心南向 新成長》專書

限塑法規上路,塑膠淪為環境的萬惡殺手,但身為國內第1大、全球前20大,致力於提供射出成型解決方案的富強鑫精密工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富強鑫),執行長王俊賢卻語出驚人地說,塑膠並非環保禍首,因為它相對最容易回收,只要適當粉碎就可再利用。

為了還塑膠一個清白,富強鑫給自己一份使命感,就是生產的設備必須做到節能減碳,應用的材料也要容易回收,只要方向對了,就願意不畏艱難,甚至不計代價地深耕,幫客戶找到解決方案。

在富強鑫心目中,真正的環保應該是鼓勵回收及發展循環經濟,而不是一味地禁用。為了在公司內部形塑相同的使命感,王俊賢接班後,還特別打出了「Shape a better world(共塑美好未來)」的口號,以宣示此決心。

光自己做還不夠,富強鑫透露,公司正在籌備一個基金會,宗旨就設定在提倡塑膠回收機制和相關科技。目前已導入一種微發泡成型技術,於射出同時,在塑膠中產生均勻發泡並充填成型,由於塑膠佈滿泡孔,可藉以減少產品重量,也方便日後壓碎、回收。公司甚至進一步在印尼開發100%可回收的塑膠棧板,用來取代現行的木棧板。

花3年時間讓新南向開花結果

富強鑫不單只是台灣的環保鬥士,近幾年也開始將塑膠的環保概念帶到新南向國家去,不過3年的時間,就已經開花結果。

富強鑫對於海外通路據點的佈建邏輯,過往是依據出口金額分級,假設針對A市場的塑膠射出機器出口額達100萬美元以上,便可在A地尋求代理商,假設出口額已突破300萬美元並可望持續增長,便規劃在當地籌設分公司。也就是說,針對較大的市場,富強鑫會在當地先設立分公司,然後再尋覓區域代理商,以進行分層管理。遵循這個原則,富強鑫在中國大陸已籌設的30多個據點便分屬寧波及東莞公司管轄。

之所以採取分公司搭配代理制來管理海外通路,主要是考量派遣台灣人員到海外安裝與售後服務不見得划算,除了基本的人員出差成本,還有長途跋涉的時間成本等,因此透過區域代理可提升服務時效並減少語言隔閡。然而具備合格射出機銷售服務能力的代理商可遇而不可求,為了維繫客戶對富強鑫品牌的永續信賴關係,深耕海外佈局,還是得要在地化,除在當地設有直營據點,據點的用人也要在地挑選培養。

現在富強鑫不單在印尼、泰國、印度、菲律賓、越南、緬甸均設有直營點(分公司),馬來西亞、柬埔寨也設置了代理商,就連新搶進的印度市場,也有大規模的投資計畫。

根據統計,台灣射出成型機出口前5大國分別是越南、印尼、泰國、印度及美國,因此富強鑫的海外佈局有跡可循。美國外銷市場由富強鑫台灣廠全權支應,隨後透過東莞和寧波廠先打進中國大陸的台商市場,再接著跟進華南、華中和華北的內需市場。至於越南、印尼、泰國、印度等東南亞及南亞市場的擴張,佈局新南向便成了富強鑫必走的下一步。

看準循環經濟,印尼主攻塑膠棧板

在富強鑫的新南向佈局中,屬印尼投資得最早,從2015年在當地籌設獨資子公司起算,至今已堂堂邁入第3年。提起當初富強鑫挑上印尼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就是看上了當地人口多,特別是年輕人口比例很高,消費潛力驚人,內需市場將有很大的發展機會。

在印尼市場,富強鑫不能免俗地挑中印尼最繁華的雅加達,來設置分公司,主攻汽機車、食品包裝、3C電子和醫材產業,不僅如此,在東邊的泗水也設置了分區代理以加大耕耘力道,之後更於巴淡島再設一分公司。

巴淡島是印尼一個很特別的經濟特區,地處新加坡和印尼邊界,投資當地得享有特殊的投資獎勵。不過,和別人不同,富強鑫相中的倒不是巴淡島的投資獎勵,而是它的地理位置。

王俊賢直言,「獎勵投資不是富強鑫投資巴淡島的重點,因為所有的獎勵投資都不久長,重點還是發展性要夠。」著眼於現今全球主要廢塑膠均來自日本和美國,富強鑫將廠設在巴淡島,剛好可以就近經由新加坡進出口、享有物流優勢,富強鑫透露了當初投資巴淡島背後的理由。

依據富強鑫既有的規畫,印尼廠主攻生產PET瓶胚和100%可回收的塑膠棧板,其中塑膠棧板是使用廢棄回收料,且為生產主力。

基於環保考量,聯合國自2005年起開始強制施行的「京都協議書」讓棧板面臨更嚴苛的回收法令,已有愈來愈多國家加入禁用木棧板之列,包括印尼在內,美國更制定法規限定部份包材須使用回收料,以致廢塑膠奇缺。富強鑫看好工業4.0時代來臨後,自動化倉儲需求勢必逐步增加,進而帶動棧板需求量,而目前棧板尚未訂有國際標準規格,若能趁此時機先行卡位,透過巴淡島的塑膠棧板生產與行銷,來掌握工業用棧板規格的制定權,「這個生意應該會很不錯,符合最夯的循環經濟趨勢,而且還可以順帶去化回收塑膠,一兼二顧」。

牽成B.D.I集團,扶植泰國塑膠成型技術人才

在底定印尼市場後,2017年富強鑫又宣布前進泰國設立營銷據點,該年年底透過經濟部亞太產業鏈結平台,與B.D.I集團簽署MOU。雙方議定攜手進行汽機車零組件生產系統研發,富強鑫承諾為B.D.I集團量身打造4.0智慧工廠,協助其成為泰國工業4.0轉型升級的重要示範點。B.D.I集團也同意將採購富強鑫大型二板式射出機,針對日系車廠客戶高單價產品進行試製。若日後通過客戶認證,可望為雙方帶來可觀訂單。

透過富強鑫引薦,B.D.I集團也和台南崑山科技大學簽署產學建教合作,日後將執行學生交換計畫。將來,有泰國政府認可的B.D.I集團二技學程,就可以銜接崑山科大的學程,這麼一來,外派的學生既可來台學中文,還能藉機到富強鑫的生產現場實習。畢業後,將同時取得台灣的大學學歷和塑膠成型技術士認證。為確保所有訓練出來的人力都能充分留用並發揮所長,B.D.I集團也推出訓用合一契約制,派訓的員工畢業後必須回B.D.I集團服務一定的年限。

在印度找到宿命合作的夥伴

著眼於南向的市場愈來愈大,光靠台灣和中國大陸出口機台,成本不具競爭力,富強鑫有意在南向國家找一個生產據點,最後新的製造基地拍板落腳在印度。原因在於印度基礎工業很強,包括精密加工、大型鑄造、板材、鋼鐵的能量都具備,不輸台灣,而且印度本土市場的消耗量也很大,雖然沒有官方數字可以佐證,但若以機台數推估,一年的內需市場約近175億元新台幣,比台灣一年射出成型機的產值120億元新台幣都高。

面對既有市場又有基礎建設的印度,難怪富強鑫在底定投資計畫後,也不由得慨嘆「現在去印度投資,有些太慢。」原本對遠赴印度投資設廠,富強鑫也感到心有惴惴,畢竟這是比較大的佈局,後來發現赴印度已是不得不然。

2008年時,印度高居台灣塑膠射出成型機外銷前3名,市場大好,沒想到卻在2016年意外祭出反傾銷政策,對台灣出口的塑膠射出成型機課徵27.98%的傾銷稅,「這麼一課,台商根本沒有毛利可言」。富強鑫心想,印度是否因為本土的塑膠射出成型機產業不夠強,就企圖阻絕進口,所以集結了一些台商去和印度政府溝通,這才發現台商想錯了方向,印度政府的目的不是阻絕,反倒是希望台商可以前往擴大投資,因為目前印度最大的射出成型機廠是美商Milacron,第二大是日商Toshiba,第三大是陸資的海天,第四大才是印度本土業者。

到印度投資後,富強鑫才發現這個國度沒有想像中那麼落後,尤其是交通建設。印度七大城市包括阿美達巴德、班加羅爾、清奈、加爾各答、普那、德里、孟買等,未來預定將透過高速鐵路串在一起,就好像是北斗七星陣一般,至於沿線則是遍布工廠。王俊賢進一步解釋道,「如果用中國城市來形容印度,德里有如北京,是政治中心;孟買好比上海,屬金融重鎮;清奈如廣州,是工商繁榮的古都;班加羅爾像深圳,電子、汽車等製造業發達;阿美達巴德則是甘地與莫迪總理的故鄉,也是橡塑膠機的聚落。」最後,富強鑫選擇落腳在阿美達巴德,因合作的對象位於此。

廠地決定後,接下來面臨的問題就是要以合資還是獨資的形式進入,後來基於對印度不熟、當地文化也不夠了解的風險考量,決定採合資形式,至於合作對象則鎖定當地的上市公司。

透過印度分公司的印度籍總經理介紹,富強鑫相中了3家合作對象,其中1家印度公司的背景很是有趣,與富強鑫似乎有某種奇妙緣分的連結,例如都是3兄弟創業、公司設立都逾40年、且已進入第二代接班,就連擴廠過程也很像。不同的是對方的機台鎖模力規格較小,只能做400噸以下,不若富強鑫可以做到4,000噸。

後來發現雙方聯袂簡直就是天作之合,以富強鑫的高端技術優勢,結合對方在當地擁有的供應鏈、廠房,還有基本的機電人才,富強鑫只要出具圖面,就可以直接在對方廠內生產,可縮短搶進印度國內市場的時程,至於對方則可以借助富強鑫之力躍升國際,進入中東等市場,讓年營收快速「長大」。

談到雙方協商的過程,也是一絕。阿美達巴德當地篤信佛教,第一次見面時,對方除獻花以示尊敬外,中午還特別帶富強鑫的人去請示師父,經師父批示:富強鑫的人很老實、可以合作,此案才真正拍板。

向全球前10大射出成型機廠叩關

著眼於未來成長性,富強鑫認為印度、印尼和美國是未來射出成型機市場的重心,至於越南、泰國市場則已漸趨飽和,不過未來自動化商機仍高。

針對智慧製造趨勢,富強鑫也已開發出智慧化全電式射出成型系統,客戶可以經由遠端掌握塑膠射出設備動態,同時也擁有維修預警的功能,可以降低停機的損失。富強鑫強調,日本和德國的射出成型機可以領先全球,很多雲端的診斷和預測是關鍵。

目前全球前10大射出成型廠都是歐美日的天下,中國大陸1家進榜,以第10名Toshiba營收3億美元為基準,換言之,如果可以做到100億元台幣,就有機會挑戰全球前10大。

富強鑫打算將印度廠發展為台灣台南、寧波、東莞之外的第4個主力生產據點。在多管併進下,王俊賢期望2020年時集團營收可以倍增至60億元新台幣,2025年目標達到100億元新台幣,向全球前10大射出成型機廠叩關,指日可待!

(本文由《心南向 新成長 系列二:啟動鏈結心南項的創新模式》授權轉載)

 

如需轉載、引用本篇文章,請先與我們連絡呦!
每一個都是支持「工業技術研究院」持續創作的能量!感謝您!!
※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關閉

節能減碳的四個策略方程式

節能減碳意識高漲,國際組織與世界各國政府都力推節能政策,值此推動綠色環保的關鍵時刻,臺灣政府也積極推動能源轉型政策。其中,工研院作為扮演國家技術創新與產業推動的重要角色,依循節能減碳的四個策略方程式,為相關產業的全球布局給予強大助力。工研院綠能與環境研究所所長胡耀祖指出,面對節能減碳的大浪潮,臺灣也必須加快腳步落實推動節能減碳,以因應能源環境的快速變遷與挑戰,朝向綠色國家邁進。「節能減碳有很多做法,大抵上可以從四個層面來看,第一,促進潔淨再生能源的發展,第二、提升耗能設備/產品的能源效率,第三、節能相關的智慧系統整合,第四、人們行為的改變以降低需求及減少浪費。

閱讀更多 »

台灣AIoT大躍進 智慧應用無所不在

展望2018年,工研院IEK預期人工智慧(AI)與物聯網(IoT)將快速匯流,進化為AIoT,驅動智慧應用大鳴大放。然而,在AI關鍵技術不斷突破之際,產業也面臨技術選擇、尋找潛力應用等數位轉型的關鍵議題。

閱讀更多 »

創新研發水科技 全方位水資源處理

工研院已建立領先全球的廢水處理與廢水回收技術,其中,上流式厭氣汙泥床(Upflow Anaerobic Sludge Bed;UASB)技術、生物網膜(BioNET)技術、流體化床結晶廢水處理技術(Fluidized Bed Crystallization;FBC)、倒極式電透析脫鹽再生技術(Electrodialysis Reversal Desalination Technology;EDR),為應用最廣泛的項目。

閱讀更多 »
clos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