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報與保密之相對性-從古今案例淺析 – i創科技
Hot Topics

情報與保密之相對性-從古今案例淺析


情報的洩漏,是決定整場戰爭勝負的重要關鍵!

春秋末年著名兵法家孫武,在他的曠世鉅著《孫子兵法‧謀攻篇》中言道:「知彼知己,百戰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敗。」直接點出軍事情報的重要性與敵情的必要性。

在戰爭中能早期獲取敵方情資,並防堵我方情報洩漏,則未戰已勝半籌。至於要如何從嚴密的防護中取得需要的資訊,孫武寫道:「凡興師十萬……相守數年,以爭一日之勝,而愛爵祿百金,不知敵之情者,不仁之至也……故明君賢將,所以動而勝人,成功出於眾者,先知也。先知者,不可取於鬼神,不可象於事,不可驗於度,必取於人,知敵之情者也。」《孫子兵法‧用間篇》認為最重要之因素仍在於「人」。

 

情報的活用與誘因

孫子曾於著作中提及:「故三軍之事,親莫親于間,賞莫厚于間,事莫密于間,非聖賢不能用間」,即強調對於情報人員(間)的靈活運用,足見在兩千五百年前的中原大地上,交戰諸國之間持續上演著你來我往的情報與反情報戰,並產生一套完整的理論可供後人參詳。例如前述《孫子兵法》就將情報人員歸類為五類,分別為鄉間(又稱因間)、內間、反間、死間、生間等五種。

近代的軍事情報系統亦不遑多讓,美國中央情報局根據冷戰期間被蘇聯等共產陣營吸收的洩密案例,歸納出一個人願意從事出賣國家的間諜行為,往往不外乎MICE四個動機,亦即:金錢(Money)、意識形態(Ideology)、脅迫(Coercion)、私人恩怨(Ego)。亦或者,因為近二十年資訊科技的爆炸性發展,從而使美軍為了因應反恐行動中可能利用網路進行低成本與高收益的資訊戰,繼而建立網路作戰聯合機能指揮部(JFCC-NW)。

 

情報為戰爭勝敗之重要關鍵

明末清初的明鄭攻臺之役,鄭成功軍隊先是獲得荷蘭通事何斌洩漏臺江內海水文及荷蘭軍隊部署情形,其後又有荷軍德籍僱傭兵叛逃,向鄭軍全盤托出熱蘭遮城(今安平古堡)城防情況,最終結束荷蘭在臺長達38年的殖民統治。再者,1941年二次大戰歐洲的東線戰場,德軍進逼蘇聯首都莫斯科,情勢岌岌可危,此時藉由記者身分掩護的德裔蘇聯情報員理查‧佐爾格從東京傳回「日本即將襲擊珍珠港」及「日軍準備將戰略重心移向太平洋戰場,並不打算趁蘇聯節節敗退時從西伯利亞進攻」兩條情報;促使當時的蘇聯得以從遠東地區調動援軍回防首都,使德軍以莫斯科為目標的「颱風作戰」功敗垂成。

由此可知,綜觀古今中外戰史,係因一項情報的洩漏,從而決定整場戰爭勝負,甚至改變歷史走勢的例子屢見不鮮。因此,情報實屬作戰成敗之重要關鍵因素。

 

保密與情報實乃一體兩面

前人曾用無數血淋淋的經驗明確教育我們情報洩漏的慘痛後果,杜絕洩(違)密事件發生並非只是保防或國安人員的責任,更是全體國人在每日生活周遭都必須留心的要務;何況如今,隨著資訊科技日新月異及社會之多元化,要阻止不肖人員故意將機密洩漏也日趨困難,必須依靠每位國人的共同努力,謹記「洩密的可能無所不在」,注意自己日常言行舉止,從心態上將意外洩密的可能降到最低,以阻斷敵對人士暗中對我各項機要情資之覬覦。是以各政府機關須遵循並落實以下規範:

(一)進行情報分級管控,做好洩密損害管制

西方俗諺有云:「只有死人和無知者才可能守口如瓶。」由於機密資訊的重要性非同小可,業管部門必須以人人都有潛在洩密的可能為因應之前提,加強人員輔導教育,強調這是沒有心存僥倖的空間。機密的重要性越高,相對地接觸到的人也必須越少,這雖然是機密維護的基本方針,但在細節上卻常被忽略。保密工作的重心,就是確保重要情資不會被權限不足或是未經審核認定之人員接觸,同時嚴格管控每份機密資訊的動向;當其中一個環節出現保密方面的疑慮或瑕疵時,得以對國家安全的損害降至最低,並能有效控制,以免損害擴大或產生後遺症。

(二)積極反制洩密可能,採行主動防禦措施

保防工作是屬於繁瑣且較不顯眼的工作,成功時無赫赫之功,失誤時過錯卻常被放大檢視,因此選用機敏事務之承辦人員時,不僅能力要符合工作需求,心態上也必須選擇最為忠誠、踏實、誠懇之人。且保密程序不能只在洩密發生時才開始啟動,平日即應採取各種措施,並經嚴格標準的審核機制方能確保無虞,同時積極防堵各種洩密的途徑。從簡單的不定期、隨機抽查各級單位對公文流向之管控,以至於有效檢討懲處相關失職人員。此外,重要機密文件必須符合相關核密程序,明確標示機密等級、保密要件及解密條件,以便在機密資訊不慎外流時,能立即追查洩密管道。

(三)清查人員生活背景,阻斷潛在洩密管道

不論進行多麼繁複的保密程序,情報洩漏的最終關鍵還是在人。早在春秋時期,就已有諸多吸收敵方人員為己所用,或將我方人員打入敵方內部潛伏的方法流傳後世。放眼今日,在此多元開放的社會,個人的思想及行為更加複雜且難以掌控,必須經由各級單位在平日即充分了解所屬人員之生活情形及背景資料,並隨時注意是否有異常的行為或言談,才能即時阻止單位人員遭有心人士掌握利用,從根本上澈底根絕人員主動洩密的可能性。

 

結語

眾所皆知我中華民國所據之「臺、澎、金、馬」等地區,在西太平洋地帶的國際戰略關係上具有重要地位,在冷戰時期就是資本主義陣營對抗赤化浪潮的第一線。如今蘇聯瓦解,鐵幕已成歷史名詞,但我們以近幾十年迅速崛起之中共政權為最大假想敵的戰略態勢並未改變,而與北方日本、韓國,南方菲律賓、越南等國亦存在著多年領海劃界問題及領土糾紛,也因此我國成為當今世上情報戰的熱區。

著名的普魯士參謀總長老毛奇曾說過:「沒有一個作戰計畫能在與敵人接戰後還存活。」軍事行動本來就充滿不確定性,交戰雙方都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出最適當的選擇,即便只是縮短一秒的反應時間都能為我方增添一點優勢,此時《孫子兵法》的「先知」思維就格外重要了。所謂「先知」乃是相對性的,當我們成功阻擋敵方對我方的探知,並突破敵方的情報封鎖時,則我方就已經在「先知」方面領先敵方兩步。回歸現實面,中共與我方現況相較下,容易凸顯我方囿於兵源稀少、預算缺乏、國際孤立、戰略縱深狹小等難題,陷入武裝衝突時的選項及反應時間更為有限的困境,因此保密工作更顯重要。保密工作的完備與否直接影響國家的存亡發展與全民的生命財產,是以全民都應在保密工作上盡一己之力,共同維護國家的安全、社會的安定、生活的安康。

 

 

(本文經鍾永和授權轉載「法務部調查局清流雙月刊105年3月號」)

Facebook留言

則留言



======================================================
如需轉載、引用本篇文章,請先與我們連絡呦!

每一個 都是支持「工業技術研究院」持續創作的能量!感謝您!! ======================================================